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旅游指南 >> 旅游攻略

让我难忘的——武陵源(图)

发布时间:2012-04-26 编辑:不详 来源:互联网
如果你面对的是绝世美景,在你浩叹一番之后,就会显出笨拙和无措,甚至感到自我的卑微。

这种感受,是我游历了武陵源后才有的。也许因为长期生活在都市,穿行于鳞次栉比的楼宇之间,积累了太多的对大自然的渴望,因此,当我身临湘西武陵源时,惊奇,倾倒,迷恋,同时又陷入深深的无奈。

我攀登过泰山,领略过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的风采,其丰富的人文景观,更是令人忘怀;我游历过黄山,那劈地摩天的山,浩瀚缥缈的云,千姿百态的松,以及争奇斗艳的湖、瀑、溪、潭,使我不得不反复玩味徐霞客当年吟出“五岳归来不看山,黄山归来不看岳”的心境。但当我看过武陵源后,不知为什么,心中禁不住发出“俱往矣”的感叹,我突然想到,如果李白、徐霞客辈登临过武陵源,他们该如何吟唱,怎样状写?“甲天下”之誉究竟会落到何处山水名下?

我曾二次去武陵源。第一次是1987年的冬天,我从大庸入境,进张家界,踏雪攀登黄石寨、腰子寨,观赏金鞭溪。我用一天的时间走了一般游客两天的路程。我太急迫了,太兴奋了,先睹为快,相见恨晚!第二次是1991年夏天,我从慈利入索溪峪,游宝峰湖、黄龙洞,观十里画廊,再游金鞭溪,重登黄石寨,山重永复,目不暇接,却毫无倦意。

武陵源与别处名胜一个显著不同点是,她那些千姿百态的峰林,不是耸立在一望无涯的地平线上,而是生成在一条巨大的到处分岔的陷落地带。因此,你即使快到她跟前,还往往发现不了她。那天,我从大庸驱车前往张家界,走了10多公里,并未见到什么特别之处,直到拐过一个山坳,下到狭窄的谷地,抬望眼,才惊得目瞪口呆。她离你很近,伸手可触;又好像离你很远,宛若仙界。好像一位绝世佳人,躲在屏风后面,罗帐之中,一露脸儿,就招魂摄魄!无数的幽谷溪涧,无数的奇峰怪石,青藤碧树,逸云幻景,各竞其美,各臻其妙。

据说,三亿年前,这里是一片汪洋大海,由地壳运动形成的500米厚的石英砂岩,经过亿万年流永的切割、侵蚀和雕塑,才构成了这千峰耸立、万峰峥嵘的奇特景观。当我站在“定海神针”前,看到海市蜃楼般的奇峰异石,神秘莫测的云澜雾涛,仿佛听到了远古大海的涛声,看到万千水族浮游而来。

这里的每一根石柱都是形神独特的茁壮的生命。有的仗剑若天神;有的执鞭如武士;有的在云海中游戏,时隐时现;有的在烟雨中变幻,若有若无;有的莞尔一笑,脸似丹霞;有的振臂一呼,啸傲九天;有的潇潇洒洒,美若奇男;有的婷婷娉娉,俏如靓女。青藤相挽,两峰并立,好像一对情侣;峭璧如削,隔海相望,又咫尺天涯! 这里的每一滴水都具有灵性。她挂在高崖,白练一样飞扬;她站在草纵,青蛇一样游动;她有时像透明的琴弦,奏出缤纷的音乐;她有时像晶莹的玉笛,吹出缥缈的情歌;她化玲珑一潭,清醇可饮;她聚绿波一泓,载舟能游。水是导游,在黄石寨,她伴你奔突而下;在金鞭溪,她陪你款款地走。水是歌手,她把狂飙曲,谱在百丈峡;她把抒情诗,写在鸳鸯泉。自然之神,是最伟大的艺术家。人类可以飞天,可以登月,却无力创造和复制这样的奇观和美景。因此,我卑微的感觉不是没有根据的,面对武陵源,我无法不感觉到困窘。历史悠久、变化无穷的方块字,在她面前,也显得多么苍白无力!什么雄、奇、险、怪,什么幽、野、佳、秀,统统不足以表现这山山水水的独特韵致。她是一个美的博物馆,太博大,太宏富,太令人不可思议了!她是一位年轻的明星,甚至至今还没有露全部的芳容。

开始是张家界,继而有索溪峪,后来又有天子山,现在再有个杨家界,一个赛一个神奇。她还会有什么?谁也不敢说已穷尽其奥秘。她是一处无尽的宝藏,还有待人们的勘探和发现。感到困窘的只是我吗?不见得。诗人元辉是索溪峪人,他也有同感。他说,武陵源的精髓是什么?神韵是什么?这远非几个字、几句话、几篇文章说得清楚的。无论人,还是自然,一旦美到极致,就会使她的崇拜者发呆,变傻。君若不信,请到武陵源一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