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旅游指南 >> 旅游攻略

张家界土家族米酒

发布时间:2012-04-26 编辑:不详 来源:互联网
当您旅游玩张家界美丽的风景后、去感受一张家界土家族的酒、在土家族居住处燃起火炉,架上铁锅,腾腾的热气袅袅。也许是萝卜豆腐炖腊肉、泥鳅黄鳝下莴菜,也许仅一锅合渣或酸菜。菜肴即使不丰,但酒却是主人屋里的佳酿。土家人说,怪酒不怪菜。

量小的摆酒杯,能喝的排大碗。满杯地酌,满碗地斟。土家汉子劝酒,是很有一套的。劝酒的词儿,丰富如仓中粟米。客人喝了一杯,主人会说必须来个“好事成双”、“双喜临门”;喝了三巡,就得要“四季发财”;有“钱财”,还要“五子登科”……九杯喝了,要来个“十全十美”,甚至“月月红”。若还不足意,自然还会有别的说词。几番推杯换盏后,酒至半酣,兴之所至,会自然地划上几手拳。口中尽着气力地喊着“全福寿高升、六六大顺、七个巧、八大发”等吉祥语,手则随时变换出法。如果一方喊出的数刚好是二人伸出的指头的和,则为赢家,而输家就必得喝酒。谁也不会常胜不败,但谁都不会轻易甘拜下风。

张家界土家族,是一个古老的山地民族,也是一个沿河而栖的江河民族。枣栗充笾豆,芗萁满囗仓,汗水的挥洒,会换回丰盈的五谷;一溪流水碧潺湲,山腰放出水泉肥,山高林密,有着取用不竭的凛冽甘泉,土家的先祖们于是以粮为本,以曲为骨,以泉为血,以火为情,将它们酝酿升华为醇香清甜而火辣的苞谷烧、米酒、番薯酒……自从有了酒,土家的生活就平添了丰富的内容和斑斓的姿彩。

古野的武陵大山(张家界武陵源旅游风景区),旧时是一派蛮烟荒雨。诘曲断岩,唯有飞鸟可度。千村日落晴偏雨,五月云深暑亦寒。或携酒葫芦赴田小饮,或于吊脚楼间大块吃肉,大碗喝酒,以祛除山中的袭人严寒。正月朔日,举族之人无论贵贱长幼,此往彼来,交相庆贺,隆酒隆肉款待,称作贺正。到了闲水田开犁的日子,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,大山间春天珊珊来迟,为防水牛冻着,于是煮当归酒为牛御寒,牛喝人也喝,土家人称喝牛酒。到了社日里,依山临水好乡村,日落牛羊自到门,社鼓咚咚人尽醉,桑麻祝罢祝儿孙。清明之日,拜扫丘墓,“清明细雨城东路,上墓家家被酒归”。八月十五,阖家团圆,于月下吃瓜品酒,“瓜果家家齐斗酒,四更犹听管弦声”……除此之外,还有栽秧酒、割谷酒、上梁酒、成年酒、喜酒、戴花酒、祝弥酒、丧酒等。一年四季,酒,犹如一条芬芳的飘带,将土家所有的节日串连,将所有的红白喜会流贯,甚至将所有的生产关节衔接,同时,也将所有的神灵敬奠。它,涵盖了农事节气、婚丧嫁娶、生朝满日、庆功祭奠、奉迎宾客等民俗活动的方方面面。这种特殊的食品,弥漫渗透于土家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,几乎是无酒不成节,无酒不成礼,无酒不成俗。

即使男女情事,也借酒为媒。妹妹门口一个坪,种的苞谷像竹林,收了苞谷酿美酒,美酒杯杯醉煞人挨姐坐,对姐说,要姐的头发冲酒喝”……在土家人的心目中,男儿能喝酒,便是好汉。土家人说:酒醉英雄汉,饭胀臭邦皮。女儿家看中的就是男儿的那股酒气、那种阳刚。

堪称张家界土家酒之精髓的,是咂酒。其做法是将糯米、小米、小麦等煮熟,拌上曲子,存放于酿缸,封好。到了来年暑天,邀上众多客人,置酒坛于桌上,旁摆用莲花碗盛上的肥瘦相连的过桥肉(肉块压满碗之边沿,像是一座拱桥)。由主妇开坛,将细竹管,或麦管,或藤管插进坛底。客人依次捏住吸管吸吮,彼此融洽和谐,不嫌不弃。主客嘻笑喧哗,随意唱蛮 歌、俚曲,直到喝得尽兴后欢然而散。张家界土家人彭淦有诗道:蛮酒酿成扑鼻香,竹竿一吸胜壶觞,过桥猪肉莲花碗,大妇开坛劝客尝

酒仙李白曾写下“百年三万六千日,一日须饮三百杯”的句子,这自然是夸张之辞。但这种豪放用于土家汉子身上,却丝毫也不为过。土家人将自己的一生自然地与酒连在了一起,视酒为琼 浆,将它不仅当作生理需求、口腹之乐,更是当作一种文化符号、精神娱乐;当作一种人情交往,一种美的情趣和超然的境界。他们借着柔中含刚的酒水,以增加血的热度、肠的蠕动,将心里郁结的愁绪、冷涩的块垒、斑驳霉潮的往事翻动、消解、驱散。一碗碗酒下肚,睚眦被浇灭,障碍被搬除,阴霾被洗涤,余下的则是心与心的坦城和畅通。一回回的畅饮,又日积月累成一种习气,变成一地风俗,熏陶成自然而然而令人安之若素的家常便饭。重复的场景,使得土家的人性不甘沉沦,也让土家人的心胸变成广袤的旷野、宽阔的河床。那炽烈的激情,一次又一次将民族的侠义、果敢、阳刚擦拭得锋利如剑、气壮如牛、光亮如雪。这种浪漫的生活方式,又将民族的性格渲染得活灵活现、芳馥醇厚。酒吃人情肉吃味,借着饮酒,来润滑民族情愫,和谐民族关系。“围坛满庭芳”,那是多么令人陶醉的绝妙风情!

酒香弥漫。一座座土家山寨,就是一处处醉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