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旅游指南 >> 旅游攻略

难忘的天子山

发布时间:2012-04-27 编辑:不详 来源:互联网
从索溪峪登天子山,山崖陡立,林木森森,小径曲折,磴道盘旋。虽然山高风冷,但人们爬山,仍然汗湿衣衫。在喘息中歇脚,可以听见四山鸟雀的啁啾,可以采摘崖边的野花闻香,还可以掬崖壁上漫流的清泉解渴。

爬山辛苦,但也充满了野趣。那背衬蓝天、凌空开启的是“天门”。远望,“天门”象一面镌刻得很精巧的镜子,镜框是高耸的岩头,镜面是蓝天白云。登“天门”,山径象九曲回肠,磴道象万级天梯。但人们望见“天门”,总想一鼓作气攀登上去。

上到“天门”,天风吹拂,汗气全消。这“天门”,是山崖久经风雨剥蚀,亿万年来只剩下一座中空的巨岩,两柱对立,一梁横架,形成了一个“门”字。

坐在“天门”上歇息,回头俯览,群山蛰伏。那索溪峪的骆驼峰,象骆驼来自万里漠北,风尘仆仆;那十里画廊的峰林,象出现眼底的万缕烟云,在轻轻浮动。

幻觉会使人精神升华,会使人心灵默化。停留在“天门”,遥看千里山川,仰望万里云天,视野无边开阔,心胸无限开朗。好象自己不是跋涉在天地间,而是翱翔于太空上。

竭尽脚力爬上了高高的天子山,这才发现天子山是造山运动中的一个奇迹。原来天子山不是一座高峰,而是平顶的,方圆万里,象一片平原。


这座湘西平顶的大山,被誉为天子山,是很贴切的。古帝王戴的平天冠是平顶的,天子山的前后山上的明崖、瀑布、绿树、山花、野果,不就是平天冠的珠串流苏吗。


站立天子山环望,四周的武陵山尽入眼帘。那苍茫的远山象天边的海涛,奔腾跳荡;那突起于群山之上的翠绿的峰林,象钢锥直刺青天。高山深谷,天地无边,这大自然为浑雄气派,何等壮观!

更奇特的是,在天子山高台的中心,地层突然下陷,形成几十里的山谷。这巨大的山谷名叫“西海”。


“西海”云雾迷茫,沿岸峭壁耸峙,深不见底,内有千百峰林在云雾中突起,看不见山跟,只见古松倒挂峰林,气象万千。

这生长在峰林崖头上的古松,树干倒挂,枝柯横斜。云雾的湿润使它们能够生在岩缝隙间,树身虽小,但根部发达。松树皮赤鳞龟裂,而针叶青青。这许多赤松,每一棵都生长在峰林之巅,经受了百载千年的风霜。它们在石缝中盘根,在缺水的恶劣的环境里生长,它们的生命力是多么顽强。

如果是遇到白天下雨,雨后天晴,在东升的旭日或西斜的夕阳下,你眼前就会展现一幅绚丽的图画:周围山岚清新鲜绿,一条彩虹横贯长空。这时,在千柱峰林的谷底水汽蒸腾,徐徐升起一缕缕乳白色的云纱,然后在峰林之间聚成白云,冉冉地飞向高空。

云纱从谷底升起,缭绕千峰,形成一个个象白浪滔滔中的岛屿。峰林顶巅浮出云间,山谷多深,无路可寻,千秋万载,谁也不敢下去。

有一条小路通过半岛似的山崖陡壁,伸入深谷之上。这是带神秘色彩的“神堂湾”。神堂湾的峭岩上,生长古松,下临万丈深渊,云雾茫茫,深不可测。不知道是空谷传音,还是出于错觉,只听见下面好象有狂风的呼啸声,恶浪的奔腾声,猛兽的咆哮声。天造地设,深渊之上架着一块巨岩,坐在岩头俯视谷底烟云,听万籁齐鸣,也是一种大自然的乐趣。

上得天子山来,从东头走到西头,绕行“西海”一角,二三十里。小路在巉岩乱石间弯弯曲曲延伸,时而山崖迎面陡立,时而脚底泉水漫漫。山路难行汗流夹背,气喘吁吁。不久,这里将开辟通汽车的公路,而且将在汽车不能通行的地方,开壁马车道。到了那时为了悠然观山景,汽车慢行,蹄蹄嘚嘚,人声欢笑。

天子山属于湘西土家族、苗族自治州所管辖。当马儿响着铃铛在山路上小跑的时候,驾驭它的是身穿土家族或苗族盛装的小伙子或姑娘。姑娘们彩丝缕织的衣服在闪光,环珮随着马铃在叮当,这该是多么动人的情景呵。

现在,人们徒步行走在“西海”边,别有一番情趣。虽然旅游者来自祖国各地,甚至有的来自异国,肤色不同,语言不同,但这美丽的山川使人精神升华,爱美之心使人们的感情密切地联结在一起。

不论在山,在山崖角,或是遥遥相见,或是发现奇观异景,大家彼此呼唤,远传近接,声震山林。无形中,这成了旅游者传递信息的方法。

更有趣的是,在山行中,可以发现面前的树枝上挂着一条花手娟。花手娟在风中飘动,招人认领。不知道这是哪一个粗心的小伙子或姑娘遗失的。花手娟有色有香,逗人喜爱。它被半开玩笑地挂在树枝上,但却体现出物轻义重的人心美。

旅游培养人的品德。山行暑热,汗湿衣衫。沿途出现阴凉的大山洞,是人们歇脚的地方。这一队旅游者看见另一队旅游者的到来,立即空出最阴凉的一角,让后来的人乘凉。